历史的记忆
【编辑日期:2019-04-08 08:40:00】 【来源: 】 【关闭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阿坝藏羌儿女远征宁波抗英

--阿坝州地方志办公室 刘正香

 

1840年(道光二十年),英国政府以林则徐虎门销烟等为借口,决定派出远征军侵华。1840年6月,英军舰船47艘、陆军4000人在海军少将懿律、驻华商务监督义律率领下,陆续抵达广东珠江口外,封锁海口,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鸦片战争爆发后,中国人民不畏强暴英勇斗争。阿坝藏羌儿女远征宁波英勇抗英。

英军战舰炮轰宁波

1841年8月,英军攻陷福建厦门,10月又连续攻陷了浙江的定海、镇海、宁波几座重要城市。清朝野为之大震,道光帝一面急命奕经为“杨威将军”,负责浙东战事,一面发出“六百里加急谕令”给四川,命其“迅速于建昌、松潘两镇属内挑选精兵”,“共足两千名之数,派委曾出师之镇将管带,前赴浙江军营听候调遣”。

11月中旬,由大金川土司阿木穰、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等人率领的藏羌远征军2000人在松潘一带集结完毕,地方政府及民众举行了盛大的壮行仪式。人们用洁白的哈达、浑厚的藏号,欢送跨着战马出征的藏羌勇士。他们克服种种困难、历时3个月抵达浙江宁波。藏羌远征军一分为二,阿木穰在总指挥段永福部进攻宁波城,哈克里在总指挥朱贵的旗下进攻镇海。

大宝山阵亡将士墓

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)三月十日四更时分,攻打宁波的战斗打响,阿木穰率领数百名藏羌士兵,攻打宁波城的西城门,他们与预伏在城内的“精兵”里应外合,擒杀了英军哨兵,毁坏了城楼的大炮。藏羌士兵攻入城后,直指英军在宁波城的指挥官署,但因官署门坚墙高,无法攀登。仅有简易火枪和长矛的藏羌士兵集结城下,被英军的快抢居高临下射杀,死伤惨重。英军还用大炮对着完全暴露在街巷的藏羌士兵猛烈开炮,一时间尸体堆积如山。阿木穰和他率领的300余名藏羌士兵及进攻西城门的清兵,虽经拼杀,却无法突围,大部分壮烈牺牲。

就在宁波城反击战的同时,朱贵所率领的另一支藏羌远征军在哈克里的指挥下,投入招宝山威远城的战斗。由于地形不熟,正好遇上攻城败下来的清军,于是两军合在一起,向招宝山发起进攻。哈克里率领士兵勇猛地冲向陡峭的石阶,杀向威远城,山上英军用火炮射击,距离较远,命中率差,未构成威胁;加之藏羌士兵登山矫健,灵敏如猴,瞬间抢如威远城,英军抵挡不住,准备逃跑。这时,潜伏在金鸡山下的一艘英舰抵达,用炮仰射,哈克里等遂不支,退下北麓。在江中的英军战舰又用大炮猛烈轰击,炮弹落在进攻的队伍中,藏羌士兵纷纷倒下。为了保存实力,哈克里迅速将部队撤退到慈溪大宝山进行防御。

三月十五日,英海军1200人乘武装轮船,从宁波溯姚江而上,攻向大宝山。同时,又有500余名英军分别在大西坎和彭山浦登陆,对大宝山形成三面夹攻之势。朱贵率包括藏羌士兵在内的500余名清兵英勇抗击。战斗中,朱贵手舞战旗指挥作战,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。一枚炮弹落下,炸断了朱贵的右臂,他仍顽强地用左手指挥战斗,最后被火箭击中颈部阵亡。儿子朱昭南接过父亲的战旗,继续指挥战斗,不幸也中弹阵亡。面对冲上来的英军,哈克里拔出战刀与敌肉搏,虽遍体鳞伤,血肉模糊,仍英勇战斗,最后因后背中弹阵亡。

此战清军虽败,可英军也损失惨重,再无力侵入慈城。据《宁波市志》记载,次日,英军装尸5船,退往宁波,运尸定海。英军也不得不承认“自入中国来,次创最深”。

以阿木穰、哈克里为代表的藏族勇士,与朱贵父子等许多志士仁人,喋血浙东疆场的爱国壮举,深得当地官府民众的尊崇。为“风励万世”,昭示来者,众人“咸欲出资建祠,以申报乡”。道光二十二年(1842)开始筹建“朱贵祠”,历时3年,于1846年初夏,在慈溪城西门外落成。

对于浙东反击战中临阵牺牲的官弁,清政府做出了“照例抚恤,以慰忠魂”的谕示。对作战有功人员,也“量予恩施,以示奖励”。史料中有据可查的在册阿坝州籍士屯官兵有:

四川大金川河千总加副将衔巴图鲁阿木穰、瓦寺土守备哈克里均照例抚恤;懋功协副将恒裕,擢升为浙江黄岩镇总兵;懋功协懋功营外委王鍀文(牺牲守备王国英之子),拔补为千总;维州协左营王正才(汶川县卧龙纳凹山人)晋升为千总;维州协左营杨沛,晋升为把总;小金川汉牛屯守备、行营参将衔郎木甲、泽立,赏加副将衔;大金川河西屯守备、行营游击衔、巴图鲁(勇号)阿郎,赏加副将衔;瓦寺土舍索文茂,授予功加一级,赏戴花翎。

除上述之外,各协、营兵弁和土屯兵中,还有不少人因战功受赏。仅只茂州营兵弁中,就有胥得安、孟崇业等20余人,被赏戴花翎。

 
 
朱贵祠中,朱贵将军威坐中堂,左右分别塑有阿木穰、哈克里的等身铜像。祠中有“鸦片战争宁波抗英事迹馆”。祠后的“鸦片战争阵亡将士之墓”中,安葬着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、大金川土司千总阿木穰等藏羌远征军和其他阵亡将士的忠骨,而藏羌勇士们的辫子被送回家乡,修建了“辫子坟汶川三江还有一个名叫“招魂包”的山岗。每年正月初三,民众聚集在此,隆重祭祀,向远在东南方的抗英亡魂传号送信,以求魂归故里与家人团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汶川三江招魂包

这段历史已经成为过去,但是,阿坝藏羌儿女的壮举绝没有被人们遗忘,历史将永远铭记他们不可磨灭的功绩。